蒲公英娱乐

大胆预言:影视剧的未来属于网剧

2015-08-27 21:40

 大胆预言:影视剧的未来属于网剧

 大胆预言:影视剧的未来属于网剧

 大胆预言:影视剧的未来属于网剧

 大胆预言:影视剧的未来属于网剧

如果电视剧算得上是一门艺术,探索其未来可能性的重任,似乎落在了网剧上。

2014年至今,越来越多的资金、人才、技术、乃至广告主,从传统电视剧制作行业涌向网剧领域。网剧,早已褪下了“纯粹眼球利益、粗制滥造”的无须生长烙印,在网剧领域里,新的秩序正在形成。但更有意思的暗涌是,有关于电视剧这种艺术的创新,也在网剧领域里争相发生着:我们看到许许多多不可能的题材拍出来,不敢想象的拍摄手法在践行,大胆出位的广告手法在试水,疯狂的点子和IP在真的变成剧,最先进的技术被运用到极致。

这可能是网剧最好的时代,尤其对于那些还对“创作电视剧”抱有野心和热情的人而言。我们甚至敢大胆预言,网剧,已经成为国产电视剧的先锋试验田。

历史:从元年到井喷,网剧这一年发生了啥?

从2014年开始,一大波高品质如《匆匆那年》、《暗黑者》等特色鲜明的网剧上乘之作接连冒头。网剧终于出现扬眉吐气繁荣发展的征兆。到今天,自制剧大热已经是当仁不让的趋势。

2014年以前,网剧多是段子剧

15年前,国内首部网剧《原色》诞生,由吉林五名大学生自编自导自演,制作费仅两千块,艺术效果难免粗糙稚嫩。网友胡戈剪辑陈凯歌《无极》重新制作的《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》则属于国内网剧发展史上另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。随后,2010年的《老男孩》作为自制剧的滥觞之作,一时引发全民热议。紧随其后的都市情感剧《泡芙小姐》成功吸引了众多品牌植入广告,这才令视频网站真切尝到了“自制”的甜头。

但早期的网剧都带有实验性质,瞄准的是网络观众短平快的视频消费心理,因而生产出大量网络用语、屌丝气、快节奏风格的“段子剧”。它们在获得传播的同时,也在进一步加深网络剧“草根”“快餐品”这样的烙印。

2014年,《暗黑者》《灵魂摆渡》开启网剧品质时代

2014年起,网络剧走进了一个新元年。这一年的网剧不彻底推翻了观众对其“粗制滥造”的印象:服、化、道更上一层楼,而烧脑的剧情、紧凑的节奏,非但完全不输传统电视剧,甚至可以媲美美剧!网剧从此实现了从段子剧到剧情剧的转化,迎来“品质时代”。

随后,大投入、高品质开始成为一些网络自制剧的标签和追求,具有电视台播出水准的网剧越来越多。剧评人李星文说,“《暗黑者》和《灵魂摆渡》在口碑上为网剧打了翻身仗,既然叫好又叫座,网剧就没有理由不升级换代了。”白一骢也直言,“竞争会让行业品质越来越好,逼着我们做更多创新,虽然有些网剧仍处于自嗨状态,但这是个过程,近两年会慢慢诞生品质更有保障的剧种。”

现在:类型化更彻底,与传统剧分庭抗礼

数据显示,2013年网剧产量不足1000集;2014年共计205部,2918集,50996分钟;2015年发展势头惊人,被称为“网剧井喷之年”,单是上半年便上线166部,2243集,33585分钟,接近2014全年总和。

在这2243集里,较传统电视剧而言,网剧的类型化做得更彻底,观众群体更细分。我们看到了悬疑与玄幻、烧脑的混搭,真正做到尊重观众的智商;看到了极致的校园青春与爱恋,不吝啬于展示淋漓尽致的青涩美;看到了大IP的转化,看到了先进技术和设备的投入运用——事实上,网剧的受众已经被培养起来。其类型之丰富、题材之多样、受众面之广,都与传统剧形成了分庭抗礼之势。

如唐人电影公司总裁蔡艺侬所言,“想把网络剧做成功,就一定得与传统电视剧有差异性,像《屌丝男士》那种段子式、碎片式的喜剧是在一般电视平台难以看到的;其次要用非常强的制作去吸引观众,拉大与传统电视剧的距离,这样网民才愿意放弃看常规电视剧,来看网剧。”

现象:网剧,已成为电视剧的先锋试验田

不断茁壮中的网剧从不守旧,不安于现状,是特立独行的存在。它花样多,你想得到想不到的玩法,它都有。骨朵传媒CEO王蓓蓓表示,“网剧代表一股新生、不受太多拘束的力量,不像电视台内容盘子有限,允许试错的可能性很低。视频网站的内容承载量几乎无限,这就给予业界更大的实验空间,去挑战全新的东西。”

题材上的先锋性:创作多样化、类型化

国内传统剧市场一眼望去,满满一大片都市情感、抗战、偶像剧,看久了未免乏味单调。相比之下,网剧的题材就颇为广泛。从今年上半年看,惊悚悬疑、奇妙幻想、侦探推理、幽默搞笑、时空穿越、热血励志均有涉及。

其中,“幽默搞笑”占据上半年网络剧题材的半壁江山,不过侦探推理、惊悚悬疑类剧情的数量有所提升,而且多了“玄幻修真”剧种。占比第二高的“都市生活”中,有“美食”和“儿童”等小众题材出现。

“商业定制剧”有11部,还出现了“政府定制剧”这一新型种类,相当抢眼——而这些,几乎都是传统电视剧无能为力、却又深有受众的领域,也往往最能激发创作者的野心、欲望与想象力。

技术上的实验性:最前沿技术都在这里了

过去,国产网剧常被众人吐槽“制作粗糙”,而放到现在真去拼品质,网剧绝不含糊。投资4000万的《无心法师》是唐人进军网剧的头炮,蔡艺侬直言不讳,制作上的费用最烧钱,“我们采用的是4K拍摄,整个成片从4K再转成2K,光是在4K的时间和成本方面就要比一般的网络剧、传统剧高出很多。”4K技术是指去年才在国内发布的新品Amira(超高清4K摄像机)。随着4K智能电视发展而成为行业热点的4K技术,由于成本高、普及率低等原因,在内容上仍处于紧缺状态。专业人士透露,只要一点街灯、霓虹灯、车灯的光晕开,就会看起来非常透彻。该剧首集剧场版曝光后,业界啧啧称道,未经后期调色的画面质感,丝毫不输给电影。

同样采用4K技术拍摄的《暗黑者》制片人白一骢说道:“网剧受众偏年轻,经历了日剧、美剧、韩剧的审美培养,他们对画面精度的要求比传统剧观众要高,为了满足他们,就要使用更精度的设备来吸引他们。”他也坦言,网剧的演员费不及传统剧昂贵,省下的花销就能用在设备上。

拍摄上的想象力:边剪边播打破“第四堵墙”

作为互联网的产物,网剧天生就有“互联网基因”。它在创作上也一直很费心思去打破“第四堵墙”,和观众直接对话。有业内人士透露,“如今习惯使用电脑和移动终端收看电视剧的绝大多数是85、90后,因此网剧的风格、语言、表演方式都很靠近他们。”网剧启动之前,就会先通过大数据查看内容是否属于热门话题,对网友喜好以示尊重。拍摄期间,更会不时与观众互动,使劲儿拉近距离。

以《暗黑者》为例,它采用边剪边播的方式,每集上线后,会有专门团队收集网友评论,观众喜好可以影响未播剧集的故事情节及人物角色的戏份,这种互动,传统剧目前只能望洋兴叹。《暗黑者》首季播放覆盖的用户超过2100万,达到卫视联播大剧的量级。

王蓓蓓告诉记者,“边剪边播可以及时根据观众反馈调整接下去的节奏,让片方在后面几集有机会弥补。”《他来了,请闭眼》制片人侯鸿亮更期待能实现“边拍边播”,“但现阶段还有一定距离,还在摸索中。”

玩法上的创新性:付费?互动?都不叫事

在玩法的创新上,网剧也是首当其冲。超级大IP《盗墓笔记》虽然口碑褒贬不一,却开启了“会员收费观看全集”的模式,掀起网剧商业高潮。

传统电视剧广告的植入大多简单粗暴,但这个在网剧中却统统变成了看点,生硬的口播不再有,一个个广告都配备了趣味小文案。无独有偶,《烧脑》每集片头都出现一个冠名赞助商,但是片中不会直接点出,以谜面的方式出现,用趣味性的广告方式来刺激观众积极解谜。

《暗黑者2》在互动的玩法上更是前卫,它将“全民制片人”的概念贯彻到底,让剧迷深度参与到创作中来。网友不但能够有机会决定谁来参演、剧情往哪个方向发展,甚至能够决定网络剧的商业模式。参与众筹的用户还有机会到剧组探班、客串拍摄或者出现在字幕名单中。

白一骢表示,“网剧面对的观众年轻,乐于接受新玩法,也乐意参与到互动中来,互动性是网剧自身具备的优势,大伙儿就在里面不断尝试各种模式。”王蓓蓓也说,“互联网的主流用户在18~28岁之间,‘泛90后’是重头,这批用户对于视频内容的消费方式与前代有很大差别。他们既是消费者又是创造者,对于参与内容创建、重构有着天然的兴趣。用户属性的变化,也决定了网剧必须成为试验田。”

解析:为什么探索未来电视剧的是网剧?

1、受众基础好:网友年轻允许创作者们来实验

传统剧要讨好各年龄段观众群,有时两头不着调,落到个吃力不讨好的局面。而网剧的受众就很清楚,它一向被奉为“面向年轻人的新娱乐”,创作者们可以在此尽情实验,挑战极限。

王蓓蓓表示,“喜欢优质、新鲜事物的受众群给了网剧从业者更强的动力以及更大的创作空间,不过他们的口味很刁钻,对内容特别挑剔,团队要随时提升自己,拓展视野,确保做出与时俱进的作品。”李星文也说:“少年人常思将来,他们习惯于从网络上找新鲜的乐子,越刺激越好,越出离常态越好。网剧就是为占领年轻心灵而生的,就是有着催生肾上腺素的神奇功效,就是能用梦幻般的故事点燃澎湃的真情。”

2、创作土壤肥沃:给想象力充足自由与空间

网剧还有一处令传统剧嫉妒的地方——自审自播。传统剧在审查上一向严苛,网剧在内容审查上没了限制,尺度放宽不少。不论是加速旧有类型剧的风格创新,或是挖掘新的类型剧,网剧都大有可为。

白一骢的新剧即将开机,作为一部掺杂着灵异、悬疑、言情、玄幻的特殊类型剧,类型本身就是个创新。他说,这种题材思路太“飞”、形式过新,对电视台完全不适合,但对网剧而言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3、广告主认可:投入增多,不再小打小闹

前些年,网剧总是给人小打小闹低成本的印象。但随着品质剧时代开启,广告主对优质网剧的热情日益高涨,投资也在逐年提升。

以《暗黑者2》为例,单集百万元的投入,按照电影制作的要求拍摄,航拍、车辆追逐戏这种大场面都成为标配。制片人白一骢说,他们的制作和传统电视剧没有区别,“甚至一定程度上高过电视剧标准,已经接近电影标准。”

李星文告诉记者,“网剧尤其是第一季的网剧普遍缺钱,缺钱就会干便宜活儿,而不去花力气研发。但情况正在发生变化,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开始往网剧上砸钱,顶级网剧的制作费已丝毫不亚于电视剧。随着视频网站和传统电视的此消彼长,钱和人很快就不再是问题了。”

王蓓蓓直言,各家如此拼投入,无非是为了抢占市场,“如果自制剧能打出名头,是有助于视频平台的口碑形成与用户忠诚度培养的,就像《匆匆那年》、《暗黑者》。虽然目前网剧盈利模式不清晰也不稳定,但很多人能从中看到希望。”如今,越来越多的网友愿意为观看网络剧付费,越来越多的广告主发现了网剧的可能性,新型商业模式的开发指日可待,“一旦市场成熟、行业进入良性发展,其收益应当也是不可估量的。”王蓓蓓说。

4、最可贵的是人才:传统剧的能人都来了

不久前,《北平无战事》制片人侯鸿亮、监制孔笙宣布将打造网剧《他来了,请闭眼》,引发坊间一片哗然,“连他都去拍网剧了?还会再出现《北平无战事》吗?”

事实上,在侯鸿亮之前,已有不少传统剧的巨头投向网剧的怀抱,包括现有“网剧一哥”之称的白一骢,他创作了《盗墓笔记》、《暗黑者》系列等;慈文传媒集团董事长马中骏目前已参与《暗黑者》、《执念师》,被奉“网剧投资第一人”;汪远、韦正这组《爱情公寓》的金牌搭档;打造《步步惊心》、《大漠谣》等经典剧的蔡艺侬。这一局势令电视台人士忧心忡忡,“电视剧业感到了资源被摊薄的缺氧感。”

究竟是什么使得他们饱含冲动做出这样的转型?白一骢说,网剧给了很多创作空间,而且是未来的趋势,大家都愿意去找有未来的东西;蔡艺侬说,网剧创作空间更大了,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来选角,电视台背负太多包袱,又要卡司又要适合度,还得看台里认不认可;侯鸿亮说,互联网是一个日益重要的平台,他将《他来了,请闭眼》作为尝试,想弄清楚现在年轻人的需求。

对于这一现状,张颐武表示:“现在电视剧的大部分收入集中在真人秀,而电视剧本身又常有新规定。电视剧的人才肯定要往这里转,把人才吸引过来了,长远看总会把水准提高的,这是一个必然趋势。”王蓓蓓也称,“许多年轻观众迁移到网剧市场,只有得到他们的支持,才能掌握住影视业的未来。用心做网剧,这是一个相当有远见、有魄力的举动。”

将来:影视剧的未来属于网剧?

Q:网剧仅仅只能消耗IP吗?

袖手2000:这段时间看,网剧是IP的产物。但明年会有变化,会有一些原创的东西出现。

张颐武:网络剧当然主要是IP,消耗是主要的部分。现在原创网络剧本身也有一定资源,但原创难度比较高,而且不可靠。IP资源已经由读者帮你检验过了,如果做剧的投入偏大,它就比较靠得住。

Q:网络剧版权价格会赶上电视剧吗?

白一骢:还是要看内容本身。大IP的价格一定比普通IP好得多,差别很大。目前听到的传闻各种各样,听到成交价最贵的好像是500万一集吧,这对于传统电视剧也是天价了,还没有听到哪部网剧真卖到千万一集。

张颐武:我目前还没有看到这个趋势,因为网剧总的制作成本比较低,还是可控的。现在来看,网剧的价格还会持续上升。

Q:网剧付费时代前景如何?

袖手2000:主要看目的是用户还是付费,像有些剧更大的目的是用户而非付费收益。

白一骢:我非常看好,因为用户为优质内容买单是一个特别好的现象。《暗黑者2》可能后面大结局的时候会有几周安排付费。内容这块的付费方面,网剧比电视台有优势,我认为这是未来的趋势。

张颐武:付费肯定有前景,不过目前还有一定难度,毕竟网络天然不付费还是一个习性。但网络付费系统,随着网络文学已经逐渐成立。网络剧将来的付费形式,如何让年轻受众心甘情愿买单,这还是一个挑战。

Q:网剧会一直大尺度、自由下去吗?

蔡艺侬:不能因为它是网剧,我们就胡来,而且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受到审查的管制,所以我们还是要很自律的。

张颐武:将来网剧在管理上可能会严格,这些东西都是先上车后买票,当这块领域逐渐被开拓出来了,监管部门也就会跟进。因为这一块原来很小,监管方也不是非常重视,大家群雄并起地做,未来监控管理一定会加强。这是一个必然规律。

李星文:网剧发展到今天,题材红利随时可能消失,该向新的高地进军了。有一部分创作者已在自觉提升网剧的素质。我认为决定网剧生命力的是创意、想象、趣味、深度、范儿,这五个指标。没有新意但盯饱的产品还可以继续生产,但有所追求、畅想未来的作品也必须更多地提上日程。

标签: 行业信息 来源: